贤惠的皇后却遇上不靠谱皇帝,亡国后成为观音菩萨的原型

贤惠的皇后却遇上不靠谱皇帝,亡国后成为观音菩萨的原型
说起鼎鼎大名的亡国之君陈后主,必定会想到他原创的亡国之音《玉树后庭花》,还有他在国家危亡之际携宠妃躲到井里流亡的狼狈相。可是就在陈叔宝的后宫里还有一位贤惠的皇后存在。这便是皇后沈婺华!贤后的存在被富丽丽地无视沈婺华是南朝陈武帝陈霸先的外孙女,江苏吴兴人,肯定的贵族身世。她和叔宝是表亲联系,也算两小无猜。按说这是个不错的婚姻结合,可是因沈皇后姿色平平,又不喜豪华,与叔宝好声色,喜奢侈,重吃苦的价值观有很大收支,所以两口子婚姻并不调和。上图_ 陈霸先(503年—559年),字兴国,南北朝时期陈朝开国皇帝,年号:永定 庙号:高祖 谥号:武皇帝叔宝宠爱江南尤物张丽华、孔贵嫔,沈后对此全无醋意。就连后宫实践管理者是贵妃张丽华,将她架空,她也不仰慕不嫉妒。你可以说这是沈后贤惠到隐忍的境地,其实从正常人心里来说,沈后不气愤大约出自于“你不稀罕我,我也不稀罕你”的心思,我视你为空气。有次陈叔宝心血来潮想起沈后。平常这两口子大半年也不见上一面。刚到沈后宫中坐了一瞬间陈叔宝就想走。沈后也不说客气话款留,你往来不断自便吧。这反倒让陈叔宝奇怪了(男人便是这样,你越拘谨他越严重)。上图_ 陈后主陈叔宝(553年-604年)所以陈叔宝写下了那首“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的名诗,标题叫《戏赠沈后》,既秀了一把诗才,又把老婆挖苦了一通。沈后也提笔回赠了一首:“谁言不相忆,见罢倒成羞。情知不愿住,教遣若为留。”这首五言小诗写得非常有神韵。“谁言不相忆”:你甭说我心里没你,你是个大活人我也无法将你忽视;“见罢倒成羞”:非常困难见了面反倒又让人害臊不自在起来;“情知不愿住,教遣若为留”:我知道你实在心里就不愿留下来,那么牵强又有什么意思呢?诗里有着悄悄的责怪嗔怨,但又充满了羞涩,就像一位少女在情郎面前的撒娇。不知陈叔宝读了此诗后,这一晚是否“让我用心把你留下来(留下来)”?他们曾有过的美好时光不知陈叔宝是否还能记起?上图_ 张丽华(559年—589年),南北朝时期南朝陈后主陈叔宝的妃子靠谱皇后未遇到靠谱皇帝沈后在饮食起居上非常节省,衣服上连秀丽装修都没有,非常素朴。她身边的近侍也不多,裁减了一百多人,不讲局势摆架子。她的这种日子方式与“丽宇芳林对高阁,新妆艳质本倾城” (《玉树后庭花》)的陈朝后宫非常违和,沈后成了一个特殊的存在。关于老公陈叔宝的种种荒淫行为,沈后曾一再劝谏。可是陈叔宝底子听不进去,还引发极大不满,他方案废掉沈后,改立张丽华。仅仅这一方案还没来得及实施,国家就亡了。按说沈后在后宫的境况非常不妙,她缺少“佳人心计”。幸亏她性情娴静,人淡如菊,凡事能做到与世无争。这位才女皇后平常靠看书写文章、吟诵佛经来打发岁月,自娱自乐,心里充分。老公对她来说便是个铺排。上图_ 隋灭陈之战当隋军打进金陵迫临皇宫时,陈叔宝吓得带宠妃们躲进井里,为现在的南京旅游业增添了一口有故事的“胭脂井”。而沈后依然不慌不忙,亦如素日在宫中看书,她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陈叔宝当了七年不知疾苦的高兴国君,最终混了个亡国下场,实属必定。此刻爱妃已被杀死,陪同他的正是原配妻子沈婺华。沈婺华对他不离不弃,与老公一同被押送到隋朝的国都长安,开端了亡国后的日子。荒诞的叔宝却是想得开,入隋后,发扬后主刘禅“流连忘返”的精力,全无心肝得又活了十五年。陈叔宝身后,沈婺华为亡夫写了篇情深意切的哀辞。“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可见沈婺华非常念及夫妻之情。上图_ 杨广(569年-618年),即隋炀帝隋炀帝杨广也是好色之人,沈婺华或许不是他的菜。可是她的才学与为人很受杨广尊敬,每次去遍地观察总要带着她。她成了老大众心目中的“观音菩萨”化身隋朝亡后,沈后得以回到故土。阅历了这么多苦难,让她看破红尘,在毗陵天净寺落发为尼。沈后法号观音,活到了唐贞观初年,比老公又多活了二十多年。沈后落发与南朝时期释教盛行有关。她一直对释教有精深研讨,这也是她在孤寂宫殿日子中的心灵安慰。上图_ 南朝佛头有一年南边遭受旱灾,老大众的庄稼目睹颗粒无收。原本南陈政局就已日薄西山,这下子更是惹得怨声载道。沈后在宫中亲身诵念佛经求雨,四个小时后大雨而至,一解大众之苦。沈婺华落发后,正是隋末全国纷争之际,大一统的局势再次被打破。兴亡苦的都是老大众,沈婺华目睹无辜生灵惨遭涂炭,于心不忍,便装扮成观音大士,用策略救助了许多老人和孩子。后来她为了逃避官兵,隐居在山东莱山苦修。而经她所救助的人涣散在全国各地,我们口口相传观音菩萨的行迹,让沈婺华观音的名声越来越大。大众们纷繁制作沈婺华容貌的观音图画,在家里供奉起来。上图_ 宋 千手观音立轴 佚名 绢设色绛彩 台北故宫释教自东汉传入我国后的几百年里,观音菩萨都是男人形象,现在一些寺庙也可见藏着小胡子的观音菩萨像。自沈后落发后,观音菩萨逐步成了一位容颜正经,慈眉带笑的女性,这正是沈婺华的形象。文:刘樱姝文字由前史大学堂团队创造,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一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